大唐技师 第1026章 演个戏

戏耍够了,李牧笑容一敛,众将马上严肃起来,冷冷看着同娥。同娥登时满头冷汗,嗫喏着不敢再开口。

“同娥,你在龟兹城,可想过饶了城中百姓的性命?”李牧冷冷质问道。

“我……”同娥刚要开口狡辩,李牧打断他,道:“我听说,你曾经下令,攻破龟兹后,要屠城三日!”

“你还有什么好说?!”李牧冷冷看着同娥,似乎下一刻就要让左右把他推出去砍了。

同娥突然抬手,猛抽自己耳刮子开了,左一下右一下,打得十分用力,就像那不是自己的脸一样。一边打,他一边涕泪横流道:“都是小老儿吃了猪油蒙了心,居然敢不自量力,侯爷就是把我剁碎了喂狗,也是罪有应得。”

“哟,我还从没听过有人提出这样的要求,那么好,就满足你的愿望,剁碎了之后喂狗。”李牧淡淡说道。

“不要啊!”同娥登时尖叫起来,想要上前抱住李牧的两腿,却被士卒死死按住。只听同娥没人声儿的嚎叫道:“小老儿这次是彻底服了,愿意做侯爷的奴仆!请侯爷看在我还有点用处的份上,饶我一条狗命吧!”

苦苦哀求,李牧却一直微微摇头,同娥以为李牧下定决心要杀自己,吓得烂泥一样瘫在地上。

就在同娥感觉天塌了,地陷了,刚下生的小羊仔儿没了娘之时,却听李牧幽幽说道:“我要你做奴仆做什么,只要听我吩咐办好一件事,我便可饶你不死。”

同娥一听还有活路,哪管是什么要求,大叫道:“只要侯爷饶了我的性命,让我干什么都行!”

同娥满脸激动的看着李牧,恭顺乖巧道:“您只管吩咐,小老儿上刀山下火海,一定办到。”

“我让你继续跟我打……”李牧轻声说道。

“啊?!”同娥愣了一下,慌忙摆手道:“可不敢了!打死我也不干了!”

“不跟我打,那你就只有死了。”李牧淡淡道:“来人,放狗。”

“不要!”同娥哭了:“我打……打还不成,您说咋打,就咋打……”

……

龟兹城外,五万骑兵滚滚向前,连绵数里之长。那马上的骑兵腰挎弯刀、身背硬弓,一个个神情彪悍,望之便非善类。这正是薛延陀的本部骑兵,薛延陀此番南下的主力。虽号称十五万人,但其中十万,都是近几年聚拢的突厥残部,这些人摇旗呐喊还成,打不了硬仗。薛延陀的首领夷男,也不会把肥肉让给外族吃。

五万人马,分为三部,这三部分别是夷男自己率领的中军、他的长子拔灼率领的左卫和他的次子也莽率领的右卫。

此刻,三部齐聚大军中央,夷男是个身材雄壮的虬髯大汉,一双虎目顾盼自雄。

他的长子拔灼,身材精瘦、两眼半闭半合,看上去是个不起眼,却非常奸诈。

也莽年纪轻轻,武艺却冠绝诸部,号称薛延陀第一勇士。

薛延陀倾巢出动,不费吹灰之力,全歼了唐军的运粮队,又费了些力气,但面对定襄城,却陷入了苦战,原因是,李孝恭采取了龟壳战术,无论你怎么叫骂,我就是不出城,薛延陀没有攻城的器械,也没攻过城,一时间无计可施。他们只好转头去打高昌,结果高昌也照搬了定襄的战术,打了几天,徒劳而返。去打龟兹,倒是打下来了,但也被阴了一把,好不容易攻入了城中,被炸得鸡飞狗跳,死了好几千人,而城里的百姓和物资,早就从密道运走了,薛延陀人追了一阵,沙尘暴来了,抹掉了所有的痕迹,啥也看不见了。手机端sm..

在龟兹躲了沙


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