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绿茶穿成病弱白莲花(古穿今) 第125章 殿下,得罪了怎么?现如今才觉着害羞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
点击下载

沈长思注视着眼前之人, 试探地唤了一句:“阿元?”

余别恨低低地应了一声,“嗯。”

沈长思心中一颤,双目紧紧地盯着余别恨,“你什么都想起来了?”

不等余别恨回应, 沈长思凶狠地道:“你若是敢说甚臣罪该万死, 朕休了你。”

余别恨贪婪地注视着眼前的人,笑了笑, 道:“陛下真了解臣。”

沈长思哼了哼。

余别恨以前不是没有想他跟大将军晏扶风的关系, 也猜到他们两个人肯定有着很深的羁绊。

只是他长于现代,所以哪怕是他梦见了关于大恒,关于晏扶风跟明佑帝的种种,很时候, 他也只是更像是一个旁观的角。他解晏扶风因为君臣之别, 只能将自己的对殿下的感情永远地藏在心底的最深处, 不能宣之于口。

然而, 也仅仅只是解。在他来,晏扶风的那些事他毕竟没有切去经历。

可是, 去的记忆通昨晚的梦境,悉数都回到他的脑海, 他被迫重新在梦境里把去重新都经历了一遍, 那些挣扎跟坚守的岁月,他才有了真正切的体会。

梦里, 他也见到了他死数年,长思去他的坟前祭奠他的场景。

史书上只是记载长思在一次出宫感染上风寒, 次体抱恙,以致一病不起。却原来,竟是在他的墓前, 跌了一跤。

也终于明白了,昨天他跟长思一起从沈老爷子的墓地下山,他为了扶长思伤到了脚时,长思为什么会紧张到手都在发抖的地步。

以前,余别恨只要一想到长思,一个人面对这个全然陌生的世界,心底难免心疼。现在,在那份心疼之余更了深切的自责。

他什么都忘了,心安得地做他的余医生。

尤其是他们最初识的那段时间,他对陛下固然称不上冷漠,可也决计不热络。

余别恨声音沙哑:“陛下为什么不告诉我?”

“朕若是告诉你,你便会信了?”

余别恨认真地道:“只要是陛下说的,都会信。”

沈长思转头,平躺在床上。他的双眸望向天花板,唇角上扬着,“一开始确实是恨不得跨猛摇你的肩膀,想你记得往的事,想你记得朕。来……便觉得无甚必要。你在这里有你的家人,朋友,有全新的生活。你是不是记得朕,记得去,又有甚要紧?最为要紧的是……”

沈长思转头脑袋,去余别恨,唇边笑意未减,甚至带着一丝狡黠,“你便是不记得朕,不也爱上了朕?”

余别恨的耳朵染上一层薄红。

沈长思凑近他,食指抬起他的下巴,故意道:“怎的?朕说得不对?”

“陛下……”声音着有几分求饶的意思。

余别恨不是容易害羞的子,然,阿元也不是。此时不习惯,半还是因为刚恢复记忆,还没有好好地消化两人从君臣,忽而成为了世间最亲密的伴侣关系之故。

沈长思愈发起了逗弄的心思,“朕同你之间什么什么亲密的事情没做?怎么?现如今才觉着害羞?”

“不是害羞,臣只是……”

“一时未曾适应……”

余别恨解释的话还没说完,他的唇上陡然覆上一片温热。

余别恨体僵直,了片刻,他才迟疑地、缓缓地圈住沈长思的腰,也只是被动地承受着,不敢唐突。

像是睡了很久,很久,忽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