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绿茶穿成病弱白莲花(古穿今) 第128章 阿元,唤我长思(全文完)那你说,朕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
点击下载

马车微晃。

晏扶风枕在沈长腿, 睡意全。

身为军统帅,即便是在大军取得胜利,已在班师回朝途,晏扶风仍然时刻保持警惕。

金凉大军虽已被他所败, 他们到底还在大恒金凉交界处, 金凉极有可能会派军突袭……

脸颊有一丝痒,一只手抚他发丝, 晏扶风绪倏地一停。

沈长知晓他并未睡着, 一个人当睡着时全然放松状态不是装睡便能够装得出来。

再则,以阿元谨慎子,便是大军已进宁安城内,只要尚未平安护送他回宫, 阿元便不可能放松警惕。

食指指尖勾着晏扶风发丝, 一缕缕地缠绕, 又倏而松开, 沈长玩得不亦乐乎。

“殿下——”

语气带了点求饶,又带了些奈, 以及……不易察觉纵容。

沈长指尖将晏扶风颊边青丝一寸寸地缠绕,亏得他说阿元是木头, 过去他又何尝不是顽石一块?怎就没能早些察觉阿元对他心意?

倘使他们二人早早便说开, 又岂会有来十年生离,乃至死?

沈长至今记得, 日宁安天气格外地好,便是常年湿阴冷养怡殿, 一日都罕见地晒了一院阳光。

“圣——”

日,陈祥一改往日谨小慎微,疾步走进院。

他躺在院晒太阳。

“圣, 大事不好了。奴听说,奴听说……”

沈长整个人被太阳晒得懒洋洋,他懒懒地掀开帘,“你又听说了何事?是沈长俭不许朕出席春日狩猎一事,亦或者是他又派了什么人前来养怡殿,监视朕?”

“不,不是。是晏大将军,晏大将军他……”

沈长一下从椅子坐,慵懒不复存在,神出迫人光:“你把话说清楚,阿元怎么了?”

陈祥“噗通”一声,双膝跪于院瓷砖长出杂草,“奴听说晏大将军病重,恐,恐难以挨过个春日。”

沈长脸倏地一沉,厉声呵斥:“大胆!”

陈祥躬身,将脑袋低低地伏于地,声音里已带有哭意,“奴妄不敢造谣大将军。”

沈长站身,他对陈祥疾声吩咐道:“朕要出宫!朕便服呢?陈祥,你去将朕便服取来。”

陈祥抬发红睛,极缓地朝帝王摇了摇头,“圣,咱们出不去。养怡殿殿门,十二时辰均由人值班轮守,莫说是宫门……”

莫说宫门,便是小小殿门,殿下皆踏出去。

“宫门如何?”

沈长冷嗤一声,“朕不信了,倘使朕踏出殿门,沈长俭当敢当对朕不利!”

说罢,竟还是连身龙袍都不换了,便要走出殿外。

陈祥忙身,含泪劝,“圣,万万不可啊!您便是不为您自个儿着想,您也要为将军着想啊!瑞王本就对您跟大将军关系有所猜忌,倘使您在此时不管不顾地出宫。瑞王碍于舆论,自是不能对您做什么,可大将军边,大将军边便不好说了啊。”

瑞望便是沈长俭尚未登基时封号。些年,只要是私底下,陈祥依然以旧称称呼沈长俭。

他便是顾及阿元处境,些年一忍再忍。

不仅仅是他,阿元亦是。

不同是,阿元是因了顾忌他在宫处境。

断了私下音信,未曾有任何私人间往来,便是宫宴难得一见